美女任你摸免费视频软件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容祈与卢嫣分别后,便背手走进入书房。一进书房便看到萧衍与萧懿神情严肃地谈论着事情,容祈一进来便自顾自地坐下,让莫东上茶。

   萧懿见容祈总是挂着迷倒少女的笑容,挑眉问道:

   “容世子遇到旧识,怎么不多聊一会儿?”

   容祈听得眼角一挑,看了萧衍一眼,随即警告萧懿:“别多想了啊!”

   果然,引起萧衍的注意,“旧识?卢嫣。”

   萧衍先是一怔,但很快便反应过来,用的是陈述语气。

   容祈瞪了萧懿一眼,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:

   “别听他胡说!我之前有些事情麻烦卢嫣姑娘,没想到她竟然会在燕王府。怎么?不近女色的燕王殿下,突然开窍了?”

   容祈对卢嫣会被平阳长公主送到燕王府,以及会被重视有些疑惑,但是如今卢嫣已经是燕王府的人,他总不好牵扯进来。对卢嫣,对容国公府,都没有什么好处。

   萧衍听到容祈转移话题,也顺着说下去:

   “容世子的桃花都开到燕王府来了,本王开个窍有什么稀奇的?”

   仓库里的俏皮热裤少女

   容祈看着萧衍似笑非笑的神情,眼皮跳得更厉害了,只好摸了摸鼻子说:

   “咳咳,玩笑归玩笑,可别毁了卢嫣姑娘的清白。”

   容祈虽然不知卢嫣为何会受到重用,不过既然萧衍相信她,那自己也就放心了。

   萧懿听到两人的对话,先是一愣,对萧衍竟然开这种玩笑颇为诧异,随即便笑了起来,对容祈说:

   “容世子这时候还不忘维护卢嫣姑娘的名声,还真对得住‘风流倜傥,翩翩公子这八个字啊。”

   容祈闻言挺直了腰板,扬眉颇为无奈地说:

   “没办法,这种品质与生俱来,尔等是轻易学不来的。不过……”

   说到一半,容祈看了萧衍一眼,继续说道:

   “燕王殿下倒是让人刮目相看,卢嫣姑娘都能自由出入主院了?莫非是燕王妃教导有方,燕王殿下才开窍?”

   提到“燕王妃”,萧衍脸色微微一沉,但并未对容祈的话做应答。

   但不代表萧衍不作答,这话题就这么过去,萧懿听了之后,点了点头问萧衍:

   “对了,怎么不见三皇嫂?”

   萧懿说完便朝四周看了看,没有见到萧衍神情阴郁了几分,反而看到了莫东端着茶进来。

   莫东一进书房便听到萧懿的话,差点被门槛绊了脚,心里有苦说不出:祁王殿下,您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?您这么一说,待会走了便走了,但是我们怎么办!

   莫东一边在心里哭诉,一边给萧懿和容祈到了茶,干咳一声道:

   “咳,祁王殿下,容世子请用茶,王妃身子不适,尚在寝屋调养!”

   莫东说完退到一旁,看着萧衍脸上果然有乌云会聚的迹象,心想今晚注定是漫漫长夜了。只希望祁王殿下和容世子别再提王妃了,要不然就不止是今晚漫长,接下来王妃不在的日子,都会很漫长。

   谁知萧懿竟然罔顾莫东的心声,而是后知后觉,颇为疑惑地关切道:

   “哦?三皇嫂医术高超,怎么近日总是身子不适?莫非是医者不自医,不是还有卢嫣姑娘吗?要不我让母妃派个医娘出宫来看看?”

   萧懿想起自从那日庙会之后就没再见到慕容瑾了,难道真的生病了?

   莫东此时脸上已皱成一团,当真是一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的写照。

   容祈原本正好整似瑕地喝茶,刚放下茶杯却察觉到了来自对面的低气压,抬头一眼,果不其然,萧衍此时脸上可谓是乌云密布了。

   容祈见萧懿还浑然不觉,而那暴风雨就要祸及自己的时候,连忙开口阻止萧懿:“咳咳,闺房之事,祁王殿下还未成婚,还是不要打探的好!”

   萧懿听得一愣,随即顿悟,那俊脸竟也红了几分,瞪了容祈一眼:

   “呃……说得好像成婚了一般。”

   两人虽身份尊贵,却洁身自好,更何况都尚未婚娶。就算是容祈一直有“风流”韵名在外,却只说不做,从不玩出格。而萧懿就更甚了,他尚未及冠,又一直视燕王为榜样,对女子敬而远之。

   此话一出,两个看似经验丰富其实皆无实战经验的男子竟然一时无言以对,只能干瞪着眼。

   只听萧衍看着两人这般幼稚,微微蹙眉,冷冷出声:

   “们就是来我这里吵嘴的?”

   萧懿这才恍然觉悟,看了萧衍不大好的脸色,立刻正色道:

   “自然不是,都是他害我跑了题。三皇兄,西南一役发生的事情我已听说,那通/奸叛国之徒,果真厉害吗?”

   站在一旁的莫东看了看萧衍,随即便出声回答萧懿的话:

   “回祁王殿下,如今只知那人对大萧了解甚多,他的身份,是什么人皆查不出来。”

   萧衍这些天也一直在想着近年来大萧发生的大小事,不放过任何细节,只是还没有找到有明确的联系。

   一想到那人在大萧蛰伏多年,必定有所图,美女任你摸免费视频软件而且图的还不小,萧衍眸子沉了沉道:

   “只要他做过,就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,查出也是时间问题。”

   容祈当初亲眼听到东瀛将军说的话,见到那些来往书信时也颇为震惊,皱了皱眉问萧衍:

   “燕王殿下的意思是,不能肯定那个就是大萧人?”

   萧衍看了容祈一眼,看到他眼里的担忧,低沉的声音如同钟磬:

   “没有证据,不要轻易下定论,免得扰乱了调查的方向。”

   萧懿点了点头,“嗯,三皇兄所言极是。”随即又想到今天早朝后,皇帝留下他所说的事,便询问萧衍:“这一役,东瀛人派来的使者求和……”

   直至夜幕降临,萧懿和容祈才离去。

   主院回廊拐角处,有一白衣女子伫立而望,眼里满是柔情与寂寥。

   莫东送完容祈与萧懿,回到书房,低声禀报:

   “主上,看清那人的长相了,脸上有一莲花刺青。”

   萧衍抬头望着被点燃的油灯,灯火跳跃,而后冰冷的声音传来:

   “莲花刺青……天莲阁。”

   宁辰与天莲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