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492_a718

   唐槐嚣张不嚣张不说,她还挺有个性的。

   爱恨分明,勇敢坚强。

   昨晚在酒吧发生的那一幕,都被他收尽眼里。

   什么跳蚤,什么红酒过敏,都是她胡弄那群男人的。

   依景军泰看,他们又跳又叫,一切都掌控在唐槐手上。

   面对一群喝醉的男人,她不惧不慌,还能把人捉弄忽悠,真够本事的。

   换成任何一个女孩,不被吓得腿软,也会吵起来了。

   她竟然玩忽悠,其实让景军泰吃惊的是,那个丫头,竟然敢当众掏枪出来。

   她想玩命吗?

   真是胆量过人。

   唐槐和唐丽招待上门来道谢的人,给他们水喝,还煮了瘦肉粥给他们吃,让他们感动不已。

   刚开始,还有街坊不满唐槐的做法。

   暖系娇娃梦幻丛林享受清新

   做好人,就做到底,怎么只捐给一些人不捐给一些人的?

   后来,了解到这些人实在是困难到一口饱饭都没吃上时,这样的想法没有了。

   唐槐又不是慈善家,她的钱又不多,帮助有限。

   她的帮助不是盲目的,这些人,饱饭都没得吃上一顿,哪有钱供儿女上学?

   尤其是当他们看到,有一个年纪这么大,只有一条手臂的老人带上他十八岁的儿子来给唐槐道谢时,真是唏嘘世间的悲凉和真情。

   唐槐帮助的,是这么困难的人,街坊才不要唐槐的帮助呢,他们不想让自己连饱饭都吃不上。

   到了下午,上门感谢的人,都陆续回去了。

   最后剩下的,是李朝庆和李飞鹏。

   唐槐猜出他们的身份了,见他们不走,坐在那里,唐槐进厨房,把唐丽做好的蛋糕端出来。

   她把蛋糕放在桌面,然后在他们面前坐下,笑问:“吃蛋糕吗?”

   李飞鹏虽然一副病态模样,但眼睛很明亮,带着一股税利。

   要是好好读书,将来是个人才。

   而且,长得也英俊,一米七八的个子,算得上笔直。

   李飞喜喜欢他,也不是没道理的。

   李朝庆感激地看着唐槐,双唇哆嗦着很久,都说不出感激的话来。

   李飞鹏目光坦荡地看着唐槐:“谢谢你帮飞喜!”

   李飞喜回去后,什么都跟他说了。

   包括她跟唐有明那段不堪和放火烧店的事。

   李飞鹏不介意李飞喜跟唐有明那段不堪,他是心疼她,担心她,那天骂了她。

   她哭了,哭得很伤心。

   那两天,他们都没有说话,外人看来,像冷战。

   后来,李飞喜给他们留了一封信就走了。

   她要起程到市里去了,在那里,等着唐槐。

   一切,景煊在安排,唐槐不用操心。

   李飞喜在信里讲得很清楚了,她不是离家出走,只是不知道怎样向他开口。

   所以,用文字跟他表达得很清楚了。

   知道李飞喜到市区去,是帮唐槐工作时,李飞鹏放心了。

   还没见唐槐的人,就听了唐槐的名。

   当他来到县城,见到唐槐的本人时,他对这个年纪小小的姑娘,产生了佩服之感。

   她比自己还年小,但她活得很精彩。

   唐槐把蛋糕切好,给李朝庆李飞鹏一人一份:“吃吧,唐丽那丫头的蛋糕,做得越来越好吃了。”

   说完,唐槐深深地看着李朝庆:“我叫你李伯伯吧?”

   李爷爷,显得太老了,他的两儿女还这么年轻。

   李朝庆受宠若惊,激动地点头:“可以的!可以的!”

   唐槐:“李伯伯,飞喜现在很好,你不有担心她。”

   李朝庆:“她在信上跟飞鹏说了。”

   唐槐看向李飞鹏:“听说你考上了高中,分数还很高,你准备报名县城一中,还是市里重点中学?”

   李飞鹏看着唐槐的眼睛:“我想到市里上高中。”

   听说,市里发展得很好,他可以利用周末去做工,拿点工钱。

   他还听说,市里的医院设备好,万一自己病发,可以及时送往医院去抢救。

   李飞鹏不想让自己死得这么快,他要孝敬养父,还要多陪李飞喜。

   唐槐笑道:“到市里上高中是个不错的选择,听飞喜说,你们三人相依为命,在村里无依无靠,我建议你到市里上学,可以带上李伯伯。”

   李朝庆一听,马上摆手拒绝:“不!不!不要带上我,我只会连累你们,我在村子还能种点菜,种点红薯养活自己,我要到城市里去,我什么都做不了,连吃饭都成问题。”

   李飞鹏也觉得李朝庆说得对,他要是去工作,很乐意带上他,让他安享晚年。

   可是他是去读书的,自己都要伸手向他要钱用,带他到市区,他们吃住都成问题。

   他看着唐槐:“还是等飞喜稳定再说吧。”

   “我已经安排好住处给她了,两室一厅的房子,你们过去,住不成问题。李伯伯到了那边,照顾你们也方便,你们也可以安心工作,读书,不用牵挂着家里的老人家。”唐槐道。

   李飞鹏和李朝庆一听,惊讶地看着唐槐:“你为我们准备好住处了?”

   所以,她刚才问自己是留在县城上高中,还是去市里上高中,都是白问的?

   因为,好像,一切,她都规划好了。

   唐槐笑了笑:“也不是特意为你们准备的,飞喜说,她到了市区工作,想带上你们,所以就给她准备了二室一厅的房子。本来想找三室一厅的,在附近找不到好的。”

   “为什么要这么帮我们?”李飞鹏问。

   捐钱给贫困学生上学,这样的做法很正常。

   可是李飞鹏知道李飞喜放火烧店,也知道唐槐才是真正的老板。

   身为老板,不告李飞喜,还这么帮助她以及她的家人,她没目的才怪呢。

   唐槐,模样清纯,很容易用自己的清纯骗人,让人觉得,她就是一个单纯的孩子。

   实际,她是有心计的人,单纯里面,包裹的精明。

   李飞鹏第一眼看到唐槐的感觉是,这个女孩不简单。

   她言笑宴宴,心里应该在算着别的事情。

   李飞鹏虽然才十八岁,但他知道,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天下也不会掉馅饼。

   如果李飞喜烧的是别人的店,唐槐不告她,这还说得过去。

   可李飞喜烧的是唐槐自己的店,她不仅不追究责任,还这么帮她,李飞鹏不怀疑唐槐的用心都不行。

   你们说,唐槐是别有用心的吗?0492_a718